成都商報新聞熱線:86612222    成都商報刊號:CN51-0073

2020年10月18日 星期

這家長裏短的調調,最是我喜歡的味道

  每次看楊亞洲的劇,我都覺得連劇裏的光都是暖的,就像我們小時候用的白熾燈,不是很亮,昏昏黃黃的,但照在身上,照在傢俱擺設上,總給人一種“世界再大,也不過一日三餐一牀而已”的踏實感和滿足感。

  1

  “幸福裏”,一看名字,就曉得是寫一條弄堂裏的故事,而且是那種有年代感的、家長裏短超有煙火氣的弄堂裏的故事。天哪,這當然是我的菜呀!再一看預告,導演楊亞洲!好了好了不用預告不用宣傳了,我保證,寸步不離守在電視機前。

  是的,我是楊亞洲的忠實粉絲。不要問我楊亞洲是誰,我只給你説兩部他拍的電視劇你就曉得了。一部是《空鏡子》,一部是《最浪漫的事》,當然如果你只有三十多歲的話,我可以再給你説一部劇,《嘿!老頭兒》,對,就是黃磊和李雪健演那部。明白了吧?楊亞洲那絕對是中國拍家庭劇最牛的導演之一呀(之所以帶上“之一”這兩個字,是因為《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》在我心目中,是和《空鏡子》並駕齊驅的唯二經典,無法分出伯仲)。

  2

  真的,至今都好懷念當年看《空鏡子》的情形啊。那是2001年,手機還是少數先富起來的人才能擁有的奢侈品,飯後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仍是當時最主要的夜間娛樂方式。我記得我第一次看《空鏡子》並不是飯後七八點鐘的黃金時段,而是晚上10點多鐘,是隻有我這種既是夜貓子又是電視兒童出身的人才會看到的時段。所以當我把這部劇血薦給朋友和同事時,一舉奠定了我在電視劇審美上的超高品位,以至於之後至今的近20年來,只要是我推薦的劇,大家都不會有太多疑慮。

  而且,那時候的牛莉還不是個小品演員,美得灑脱又霸氣,長頭髮在空中飛,生氣了眼睛一瞪,許亞軍這樣的超級大帥哥都會馬上閉嘴。當然,這部劇裏的許亞軍,也被許多人認為是其顏值的巔峯期。這樣一説,你是不是明白了為什麼這部劇如此令人念念不忘了吧?何況那時的陶虹,那真是隻要一笑,眼睛立馬月牙彎彎,讓很多人喜歡得不得了。

  反正看《空鏡子》和《最浪漫的事》,我最大的感受就是,楊亞洲一定對上世紀八、九十年代特別懷念吧,所以才會有那麼細緻復原的生活細節,以及那麼看似尋常卻令人一再回味的人情故事。

  3

  《幸福裏的故事》也不例外。整部劇都是楊亞洲一貫的昏黃懷舊的光影基調。沙發靠背上搭的鈎針勾的沙發巾,刷着綠漆的窗子,油光鋥亮的小方凳,竹編的水瓶外殼,以及前面有一道梁的自行車……當然,還有年代劇最少不了的小碎花小格子的窗簾布。

  當然,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刷着綠漆的窗子。真的,那時候的人怎麼那麼喜歡在窗子上刷綠漆呀?是因為綠漆便宜嗎?還是因為當時每到夏天,為了防蚊,家家户户都要在窗子上釘一張綠色的紗窗?綠窗子配綠紗窗,顯得和諧嗎?不得而知。反正我姐當年大學畢業剛分到她們學校時,她們的教師宿舍就是綠色窗子。而且和劇裏一樣,灶台就安在綠色的窗子下面。那時候的人真可愛哈,明明沒啥吃的,但灶台卻偏偏要安在窗子下面,每煮一點好吃的東西,還沒盛到碗裏,香已飄到了隔壁以及隔壁的隔壁,不一會兒,鍋前就站了一圈看熱鬧的人,看着看着,就分而食之了。真是個窮並快樂的年代呀。

  還有劇裏,滿院的人吃了晚飯後都到院壩裏看電視。為了讓更多的人都看得見,一台黑白電視機被架得老高,放在一個鐵梯上。但那時看電視不像現在,全靠天線和屋頂上的“鍋蓋”接收信號,經常看着看着就沒影子了,女主的弟弟華子就蹲在電視機旁邊,負責啪啪啪給電視機幾巴掌。電視機捱了打以後,會好那麼十幾二十分鐘,然後又沒影了,華子就又啪啪啪給它幾巴掌。

  哈哈哈這一幕,多麼熟悉!因為小時候家裏看電視,我就是負責“拍”電視的那一個。

  4

  再説説演技。

  這部劇的男一號和女一號分別是李晨和王小晨。李晨怎麼説呢,可能是在“跑男”待太久了,雖然在劇裏演得還可以,但總忍不住會出戲。王小晨呢,有點用力過猛了,太想表現出陳瓦兒的傲氣和倔強了,於是嘴不是嘟起的就是撅着的,很少放到正常位置上,看久了有點累。

  這部劇裏,真正演得好的還是那些老戲骨啊。劉莉莉、遲蓬、楊蕾……光聽這些名字,就知道演技多有保障了。

  但這部劇除了場景讓我難忘以外,記憶最深刻的還是裏面的一些對話,真經典。

  其中一幕——

  陳瓦兒(王小晨飾):“我爹説了,胳膊擰不過大腿!在我們家我就是那胳膊,他就是那大腿!別擰了!我終於把你給甩了!”

  李牆(李晨飾):“自打我認識你起,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!你知道這是哪嗎!心臟,除了你沒人敢往這捅刀子!還不犯法!”

  然後陳瓦兒一把將手蒙在李牆嘴上,來了個隔手親吻。

  媽呀,誰説中國人的創造力在唐代就用了!這土味情話、這隔手一吻,不是創意嗎?

  還有一幕——

  大勝準備和胡美中離婚。院裏人紛紛阻止,楊蕾和劉莉莉更是堵着大勝一頓苦勸。楊蕾:“要説離婚,這院裏最該離的是我和老周。”劉莉莉在一旁附和:“沒錯!”楊蕾剜她一眼,接着説:“我這狗慫脾氣,誰娶了我誰都得腸子悔青了。劉莉莉又在一旁搭話:“沒錯!”楊蕾再剜她一眼,又接着説:“你看我這人,沒啥能耐,到現在都沒給老周生一兒半女,讓老周家都斷了香火了!”劉莉莉又隨口附和:“就是!”説完反應過來了,頭一抬,立馬迎上楊蕾恨不得把她嘴給堵上的目光。哈哈哈簡直笑得我眼淚都出來了!

  還有劉莉莉問大勝:“為什麼離婚?”大勝答:“過得不高興了唄。”劉莉莉立馬老大姐上身:“婚姻又不是聽相聲,不可能天天都樂,哪有鐵勺不碰鍋沿的。”就問你,經典不經典?哲理不哲理?

  (夏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