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商報新聞熱線:86612222    成都商報刊號:CN51-0073

2020年10月18日 星期

成都那些被開館子耽誤了的書法家……

  據我觀察,成都書法屆很大程度上與成都的麪館有重合。畢竟,都是手上功夫,一個講究“提按使轉”,一個講究“揉捏攪拌”,總而言之,差不太多。

  用書法寫菜單,用書法寫招徠生意的吉祥話,再配幾幅拿得出手的正兒八經的藝術品,披着個人書法展外衣的館子,仔細想想,其實並不少見。

  或許,這些老闆深知光吃飯不過癮,也缺少了點情趣;或許,只有一邊吃一邊看着他們的書法,才能算作一次從審美到味蕾的全方位享受。那麼,今天就帶大家逛逛成都館子裏的個人書法展。

  1

  張記鱔魚麪以超豪華著稱,牆上的菜單也是分量十足的榜書,一筆一畫粗得像牛肉麪裏的肉坨坨。

  一個含笑的可愛店員説這是老闆寫的,我問他這是什麼字體,他説:“繁體。”

  老闆早前就愛寫毛筆字,從沒有拜過師,風格也不固定,要的就是這一份快意灑脱。

  店員又笑着説,店裏的字每年都要換一次,就跟換春聯似的,並且,“每次字都不一樣。”

  書法麪館總有把一切印刷體變成手寫體的執念。就算是打印的字,也得是書法體——從牆上那張記載WIFI獲取方式的小紙條的備註上可見一斑。店員也彷彿受到了老闆的鼓舞,拿着馬克筆,用自己稚嫩的筆觸,在廁所門上書寫了“衞生間”這一重要的內容。

  2

  牛王廟老味面有自己的氣場。我一邊拍照一邊誇這字兒漂亮,渾圓之中有風骨,而老闆就坐在我面前氣定神閒地刷抖音吃麪。

  “這是什麼體?”直到我問,老闆才開口:“亂寫的,沒體。”

  老闆從小就喜歡寫字,多少年過去了,雖説是亂寫,但也形成了自己的風格,自己的體。江湖人稱“被賣面事業耽誤了的書法家”。

  之所以掛在自己的麪館裏,原因也很簡單,因為這是自己的麪館。“我不忍心看到白牆,感覺空空蕩蕩的。”是,喜歡書法的人,怎能忍受一面空蕩蕩的並且還屬於自己的白牆呢?

  3

  不仔細看原味老麪館密密麻麻的竹片菜單,還以為是印刷品,結果上面有鉛筆打格子的痕跡,才知道這是台人體打印機。

  作者依然是老闆,老闆娘説,一直都用毛筆字寫,但隨便拿什麼筆寫都好看,所謂“書家不擇筆”。

  4

  遠遠的,從大街對面一百米就能望見老文廟乾貝大抄手的大招牌,古老沉穩,鎮得住老店的名氣。

  老闆熱情介紹,“這是一個哥給我寫的字”,但老闆眼裏的“哥”,其實已經夠得上我們眼裏的“爺”了——今年七十多歲高齡,愛寫字也愛臨字。

  老闆相當熱情,擺開話就停不下來,開始熱情地回憶當年:“以前這條街上有個廟子,有恢宏的門頭,就在四中那裏……”如今往事不可追,只有抄手和書法,能告慰過去的靈魂。

  5

  好吃不過真性格牛肉麪館好不好吃我不知道,真性格倒是一看便知。右半面牆:“生死有命”,左半面牆:“富貴在天”,角落擺着大關公像,寫着“蓋世英雄”。這幾樣元素拼在一起,讓人由內而外產生了一股敬意。收銀的姑娘一臉無辜且一問三不知,“老闆讓掛的,俺啥也不知道。”

  6

  在成都,串串店也有自己的書法展。剛走到駱小小的串串門口,就被牆上密密麻麻的書法作品折服,阿姨店員看我懂行,湊上來問我:“你説最前面那個字讀什麼?”

  答案是一個很像“昌”的“冒”。但要追問為什麼這麼寫,就沒人能回答了,只能説:“他想啷麼寫就啷麼寫。”

  這個“他”,老闆告訴我,特指她朋友的小娃。串串店牆上目之所及的一切墨寶,皆出自他手。

  用毛筆字寫菜單,不是為了好玩,“是為了形成一個招牌”。由老闆此話可見,老闆乃思路明確膽大心細之人。

  門口賣快餐的阿姨看我們聊得快樂,也過來説:“這字好看,特色得嘛,你看哪些店敢用毛筆寫字?”(據成都big榜)